录音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录音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午夜公话之报警电话[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4:11 阅读: 来源:录音笔厂家

午夜公话之报警电话 文:宿命 感谢网友:“宿命”的投稿!

刘海公话,位于沙城边上的偏僻小镇,全镇独一。镇上小型加工厂多如牛毛,所以刘海公话的顾客也络驿不绝,直把刘海乐开了花,笑口常开。

因为生意很好,所以刘海公话的打烊时间也很晚,每天的打烊时间是在午夜十二点半至一点半。今天当然也例外。

倚靠在滕椅上的刘海送走最后一位顾客,起身收拾正准备打烊。一个头包白色纱巾,身着白色长裙的女人踏门而入,看到刘海已在收拾,便用着那微抖而沧桑的嗓音问道:“老板,是要打烊了是吗?”

刘海闻得言语怪异,而来得突然,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瞄了眼女子道:“嗯,要打电话吗?”

“还可以吗?”女子问。www.guihun.net 鬼故事

“快点吧!”刘海说着自顾打理,而后又坐回滕椅上。

女子打了半响电便离开,却不知女子尚未走远又进来一个女的,而打扮与刚刚离去的全无差异,刘海也不知最近这附有那个厂加班这么晚,也不知道她们是那个厂的,便随便问了句:“你们那个厂的,什么加班那么晚?是上夜班的吧!”

“是啊,我们都是上夜班的,白天没有时间,晚上又要上班,所以才这么晚来打挠老板你的。”女子带着歉意的说道。

刘海此时已来了困意,打个哈哈,回滕椅靠着去,眯着双眼,不知不觉已然入睡,待他被一个恬静文雅的惊醒时,迷迷糊糊中揉了揉双眼,睁开的刹那顿时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忽然间什么来了这么多人,而且个个身着一样,这才不过十分钟的时间,莫不成今晚自己要守着这几台烂电话一宿不成?哎!这也难得,不过才一宿,也不知道他们能否待得一宿,待无人时再打烊安睡去。想到此处,又倒回滕椅,靠着闭上双眼,女子的话又传了来:“老板电话费多少?”

刘海起身点开电脑屏幕:两块。” 缴了费,感困意依旧,不如看下电视或电影,点开网页,点击直播,显示屏上弹出个小窗口,一个漂亮的女记者手持麦克风,正在播报着上周旁边十字路口的那场车祸,女记者身后的两辆工厂载车相撞在一起,两辆车车头已没了模样,鲜血洒得一片腥红。此时打电话的几个人也过来缴了电话费,几人相继离去,刘海伸了个懒腰,看了看门外自言自语道:“应该没有人了吧!”

“老板等等,还有我,我已一个多礼拜没有给我儿子电话了,他一定很想我了!“声音来得很突然,就仿佛是接着刘海的话,人却也不知何时也突然出在刘海身旁,直吓得刘海一身冷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看着女子,刘海暗自心道:“今夜怎地如此诡异,莫非车祸里还真撞出鬼来?”

刘海一念至此,全身不由得沁出冷汗,不敢再想下去,可就算他想再想下去已想不了,因为他已抽出抽屉,也看见抽屉里几张冥币,再往地上一瞅,什么?他简直快晕厥过去了。地上掉着几张今夜他找还几个人的钱,而他收到的又是冥纸。

此时那女子也打好了电话,正轻轻飘了过来,右手不停地拭去眼角的泪水,擦过的右侧脸让刘海看了差点断过气去。双手却不听使唤地颤抖着,双脚也不争气地瘫软,一??重重坐回藤椅上,嘴也因为恐惧而发不山音,脸色惨白冷汗滚滚滑落脸颊。

女子伸出右手,刘海不敢再看向女子,因为他已看到那只不再属于手的手,不像脸的脸。

女子擦过的地方肉慢慢掉下,露出血红的脸,刘海大叫一声,晕厥了过去。“谁拿走了我的左臂?谁……?”这是刘海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他仍然坐在藤椅上,前面的女子已面目全非,左肩平下滴血,已没有了左臂。

刘海想退缩,却已无处可退了,因为这已是墙角。颤抖得语不成句,道:“你……你……想干……干什么?”

“我…要报警,我要我的左臂,谁拿了我的左臂?我还要抱抱我的孩子。”狰狞的面目传来恐怖的声音。

“报……报警……报警随意。随意。”刘海全身已湿透,可汗水却一直在流。www.guihun.net 鬼故事

“没有人会理我的,不会有人理我的,我已经死了,我再也不能抱我的孩子了,再也不能了,不能了。”她自语着便要离开。

门外,一辆巡逻的安急速而过,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啊”地传至旷空,车上的两士安慌忙停车,四下巡查一番。待他们扭头转向,却看不到什么。

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自旷空遥遥抖来。声音似是大音箱的回音,波浪似的抖动。“还我左臂,谁拿走了我的左臂?”

“什么声音?”一个士安带着疑问的眼神望着自己的搭档。

“不知道,好像不正常。”另一个答到。www.guihun.net 鬼故事

“走,撞邪了,娘的。”那士安说着跨上摩托车,加劲油门,却什么也冲不出去,只是原地嘶吼,轮子极力的摩擦地面。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两士安慌了,心中的恐惧却是万般无语,惟有叫来同伴以势压之。

一陈对讲机的传达,几辆士安的摩托车四面亮灯而来,刘海强制心中的恐惧,向门外望去,几辆巡逻车正驶向他的公话亭。他正抖着双腿,行将门口,身后忽地传来一个女子沧桑的声音:“老板,能借个电话吗?我只是报个警!”

报警?刘海忽地直愣了,门外这不全是士安吗?怎地她还要报警,有事直接找士安不就得了。刘海想了想,这东西还是随它吧!免得惹上一身邪。便抖了抖声道:“你…请便。”

刘海没有回头,他不敢回头,身后的情景他不看也能想得到是何模样。他一想便又开始呕吐,吐得一塌涂地,几名士安走到他身边,欲言却看见他已抱着肚子卷缩在地,他伸出一只手向屋里指去,几名士安齐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什么也没有啊!欲问他便已先言:“进屋坐坐。”

几人直冒冷汗,还以为又撞邪了,听得如此方才恐惧消极大半,入屋而去。

进屋已得五六人,岂料又一人大叫一声:“鬼啊!”众人闻语侧头一视果不其然,电话小间里尽数是人,但个个面目早已全非,缺足断臂者也为数不少。却有个就在他们身边的小公话间里,像貌似是妖艳,长发飘飘,肤色胜霜。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似是都带着一幅具,你面前一个我面前一个。这面具不只人有,鬼亦常带。

几人看到此情此景,方可明白刘海所指,尽数欲撒腿逃去,岂料腿似已重逾万斤,起落原地。

正在打电话的每个都是打向报警处,警局接到报警电话已是二十来个,原因似同亦异,地点匀是刘海公话亭旁,警局立即派遣人员出动,警车浩荡而来。

几个士安已汗如雨下,却也忘了呼叫总部。公迁小间门轻轻打开,张牙舞爪的鬼自内飘出,几名士安有的已因恐惧而晕了过去。

忽闻门外传来警啼声,半夜起来小解或醒来的市民闻得午夜鸣警啼,匀临窗一探,疑惑而归,蒙头安去。

子逝丑初,今霄初五,月早隐归去。

沙城繁华,沙田偏僻,独灯刘海家。

夜,深夜;凌晨的深夜。www.guihun.net 鬼故事大全

众鬼张牙舞爪,几名士安已晕厥大半;此时,刘海方止住呕吐,直得起腰来。方抬头,便闻一阵警啼在向自己这方鸣来,全身陡然一震,方自大掌一劈,拍在头顶欣喜地道:“警察,真是救苦救难活菩萨啊...”瞬息间,门前已停满了警车,尚未晕去的士安见到从警车上走出的萧瘦身材男子,如中五百万彩票般兴喜若狂,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刘海踏着破步迎向萧瘦男子,脸上说不出的高兴,忙打了个招呼:“吴警官啊,你好你好!深夜打挠实属被逼无奈,在此向你们致歉!”那萧瘦警官微笑着向刘海伸出右,道:“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警车旁的警察们纷纷围将过来,将整个公话团团围住,屋里还未晕去的治安扶持已半晕半醒的同伴,向警车行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站在刘海旁的吴晗吴警官忽地侧目,看着满身大汗的刘海,问道:“刚才报警的那几人呢?不全都是女的吗?什么没有见到一个?”

刘海这才方止呕,又听得吴晗一语,作呕的画面又忽地呈现脑海,挥之不去。胃也随起痉挛,连连作呕起来。吴晗见状连忙伸手拍其后背,却不忘问明原因:“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一提起你便连连作呕?”

刘海伸手指向公话里屋,停停顿顿地道:“太…太恐怖了,也太…太…太恶心了。”

吴晗闻言叫上几个下属,向里屋而去,适才的几名治安欲止却已迟了半,公话门口突然冒出几个轻飘飘的物,细看之下方知是人,待再看吴晗不只是呕吐,夹杂间还有恐惧,脸色大变下大声叫道:“快去叫梁叔,放下武器后退。”

大伙得命俱退出三步,将手中家伙藏好,瞩目公话里飘出来的女鬼,有的女鬼已只剩下半边脸了,有一半已自然腐烂,慢慢掉落,血水缓缓流下。

吴晗额上一擦,大手一摆,愤愤自语道:“娘的皮,倒霉倒到家了,竟遇上这好东西,时运不济啊!呸呸……”

有两名治安得令已跨上摩托车离开现场,向右边偏僻小道驰去,不片刻在一个旧楼房门前停下,身后的治安急忙下车按门铃,良久屋里才传来一老人不谐的声音:“来了,按什么按,有什么急事啊,也不看看时间,你就不能等天亮吗?”

门打开,一个半秃着头的老人披着件白色衬衫一看见那治安,便露惊讶之色,因为他已看见那治安那苍白的脸色,急忙问道:“阿亮,什么了?脸色什么那般难看?”

被叫阿亮的治安,看着老人顿觉说不出话来,嘴唇扇动几下却不见有声音传出。

老人在阿亮面前画了画,随后在阿亮额头一点,阿亮随即说得起话来,吞吞吐吐地道:“梁…梁叔,出…出事儿了,收拾…家伙跟…我们走吧!”

“究竟何事,你到说啊?”梁叔一脸疑惑地问。www.guihun.net 鬼故事

“鬼,撞鬼了,快去吧!”阿亮说着把梁叔往里屋一推,关上门:快点哦!”

梁叔边走边捏指默算,方才大掌一拍惊道:“怎么又撞上厉害角儿了,娘的扒皮。”

梁叔回屋匆匆忙收拾一番便随阿亮两人向刘海公话奔去,片刻便已到。

一下车梁叔抽出家伙,捏起剑诀,众鬼忽地痛哭起来,跪拜在地。

梁叔抓出一把纸符,一抖手便燃了起来,用一种沧桑的声音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然后又抓起一把纸钱燃起后道:“尘归尘,土归土,从那里来归那里去。鬼差们会善待你们的,去吧!”

忽然两团白影从天而降,带走了所有鬼魅,整个公话顿时宁静起来,警啼也再次呜吁而归。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