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录音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警与“涉艾”犯罪嫌疑人零距离:他们怕的不是死亡是歧视

发布时间:2022-06-22 18:59:27 阅读: 来源:录音笔厂家
女警与“涉艾”犯罪嫌疑人零距离:他们怕的不是死亡是歧视

南京市公安局南山专用病区,羁押的都是HIV抗体阳性的“涉艾”犯罪嫌疑人。在等待法院审判的日子里,这类特殊的人群就在这里接受教育和治疗。在这座关押“涉艾”犯罪嫌疑人的高墙中,除了嫌疑人,还有多名警察和辅警。他们一天24小时零距离面对HIV携带者,同样游走在危险边缘。正是他们,让“涉艾”犯罪嫌疑人在这里获得了“第二次生命”。怕被感染,她特地配了一副平光眼镜吕红霞是南京市公安局南山专用病区的一名警察,也是一名有执业资格的医生。2017年,因艾滋病监区需要一名专业的医生,吕红霞便主动申请从南京市看守所调到这里。“我以前在医院临床,也接触过一些艾滋病患者,但毕竟是少数。这个病区里都是涉艾的犯罪嫌疑人,所以刚开始来的时候还挺恐慌的。”考虑到要经常给犯罪嫌疑人抽血做检查,除了手套、口罩,刚来监区时吕红霞还特意给自己配了一幅平光眼镜戴着。“一开始,怕他们跟我距离太近,唾沫会飞到我的眼睛里,查房时我都戴着平光眼镜。我来的第三天就接到一个任务,要给他们抽血检查。”对于有数十名临床经验的吕红霞来说,给他人抽血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那次她还是手抖了,“我当时特别紧张,反倒是他们安慰我,说没事戴着口罩呢。后来每天都和他们见面,心里的压力也就慢慢释放了,因为保持安全距离,基本上感染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即使做了足够的防护,有时也难免会遇到一些情绪失控的犯罪嫌疑人,所以对于吕红霞来说,在工作时,一刻都不能放松,“有一些人,他不知道自己得了艾滋病,他是做普通筛查时才发现的。一时半会儿,他自己在心理上还不能接受,所以我在跟他们巡诊、问诊的时候,他可能会出现一些攻击的情绪,比如冲上来咬你一口,朝你脸上吐口水。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可怕的。”“涉艾”犯罪嫌疑人害怕别人的歧视从抵触到理解、支持,再到心怀感激,大多“涉艾”犯罪嫌疑人在进入监区以后都经历了这样的心理过程。很多人回到社会后会打电话回来和这些干警聊天,不少人省吃俭用给家里老人、孩子寄钱,开始变得有责任心。在南山分局专用病区的心理咨询室,有一面贴满了心愿贴的留言墙,上面写了这些“涉艾”犯罪嫌疑人的心愿“爸妈,我想你们了”“我想回家”、“出去之后,我一定好好生活”……除了日常问诊外,吕红霞还负责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感化教育。关押在这里的犯罪嫌疑人,多数涉嫌杀人、抢劫、有的还参与贩毒。不少人从小就外出打工,缺少良好的家庭环境。有人生病之后,因被他人排斥,甚至滋生了报复社会的想法。“之前有一个男孩,老家在山东农村,父母不知道他得了这个病,也不知道他在外干什么工作。他面对自己要被释放这件事儿很恐惧。”吕红霞和记者道,现实中一些人“谈艾色变”,所以这些涉艾人员在监区心里反而更平静些,“因为在这里,都是和他一样的人,不会有人歧视他,但他一旦出去,可能就会被别人排斥,所以心里上有点接受不了。我就每天花一点时间开导他,先让他通过手机和父母打打电话,聊聊近期的生活,然后再帮他想想出去之后怎么生活。他出去之后我们还联系过几次,他现在在外面打工,有空会回老家看望父母,可能是怕父母担心,也怕父母被村里人歧视,到现在还没告诉他们生病这件事儿。其实这个群体他们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别人的歧视。”做好工作,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在这个距离南京市中心,开车需两个小时才能抵达的监区内,有很多和吕红霞一样、每天和“涉艾”犯罪嫌疑人零距离接触的警察和辅警。因工作的特殊性,他们不能将手机带进监区,家里有个急事,也没办法及时找到人。对于他们来说,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就是“三零目标”——零暴露零事故零感染,时刻确保自身的安全。“说不害怕是假的,但这是一份工作,作为一名警察,这份担当是必须要有的……”吕红霞眨了眨眼,笑着说。(来源现代快报网)

江西性病专家预约挂号
江西性病专家预约挂号
江西性病专家预约挂号
江西性病专家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