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录音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曹操墓造假铁证遭质疑徐姓村民均否认作证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08:16 阅读: 来源:录音笔厂家

曹操墓造假"铁证"遭质疑 徐姓村民均否认作证

西高穴村村主任徐焕朝被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包围。

曹操墓的发掘吸引了周围的市民驾车前来看新鲜。

河北学者闫沛东9月4日公布的曹操墓造假证据,让争议不断的 曹操墓真假 问题再起波澜。本报记者5日从曹操墓所在的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采访获悉,该村参与曹操墓发掘工作的徐姓村民共有16人,本报记者逐一走访了这16名徐姓村民或其家属,但无一村民承认自己系闫沛东证据中的徐某某。西高穴村村主任徐焕朝详细还原了曹操墓的发现过程,称不排除闫沛东证据有造假的可能。 16位徐姓村民参与发掘 作为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的村主任,现年62岁的徐焕朝一直被闫沛东视作 曹操墓造假 的关键人物。5日下午,头发蓬松、一脸疲惫的徐焕朝被各地赶来的媒体记者团团围住。 据徐焕朝介绍,曹操墓在2008年12月12日正式开始发掘前,河南考古队队长就找到他,提出要在村中雇一些村民参与墓地的发掘工作,工资由上级财政拨款支付,村民无论男女,每人每天的工资为15元。 截至2009年年底曹操墓发掘工作基本结束,前后有60名村民参与了发掘过程。 徐焕朝说,能够接触到曹操高陵墓室的村民多数是女性,徐姓村民只有10多个。 而根据安阳有关部门提供的工资发放名单,徐姓村民共有16人,其中13名男性3名女性。徐焕朝本人也是这16名徐姓村民中的一员。 村民根本接触不到文物 本报记者随后逐一与这16名村民或其家属取得了联系,分别了解了他们参与发掘高陵的工期和所从事的具体发掘事项。16名徐姓村民中,多数村民参与发掘的工期很短,不具备同时参与一号墓和二号墓发掘工作的条件。并且大部分村民称,自己所承担的发掘工作根本接触不到墓中出土文物,对出土文物的真假并不清楚。 河北学者闫沛东发布的证据中提到,作证的徐姓村民今年曾在河南省郑州市打工。但多数村民证实,16名徐姓村民中只有徐国栋一人常年在外打工。徐国栋的妻子从开始发掘,一直工作到今年的6月12日,先后参与了一号墓和二号墓的发掘过程。据她介绍,徐国栋曾顶替她在曹操墓发掘现场工作过10天左右,10天中只参与了一号墓的发掘。 徐国栋常年在外地打工,今年过了春节就去了北京打工,至今未回家一次。 徐国栋的妻子介绍,她在发掘现场只顾干活,对出土的文物真假并不了解,从来没听丈夫提起过认识闫沛东其人。 均没听说过闫沛东其人 更重要的是,16名村民或其亲属均否认了作证一事,称没听说过闫沛东其人。 而闫沛东所公布证词中提到的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本报记者5日曾试图通过多种渠道与其联系,但截至5日晚上10点,贾振林的电话始终处在占线状态。而曹操墓发掘考古队队长潘伟斌也始终不接电话,记者通过徐焕朝向其转达了采访请求,潘伟斌以 手头忙 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解密 16名村民名单及参与发掘情况 徐焕朝(男,62岁),西高穴村村主任,参与了曹操一号墓及二号墓发掘的全过程,自称不认识闫沛东,曾经在一天中给闫沛东打七次电话,要求与闫当面对质,闫未接电话。 徐焕福(男,64岁),从发掘开始至今担任考古现场的门卫,负责核对进出人员名单,无时间无条件接触墓地。 徐玉平(男,55岁),同样担任门卫工作,自称无时间无条件接触一、二号墓地。 徐玉龙(男,69岁),工期从发掘开始至发掘结束,负责墓地封土的搬运工作。 徐守丰(男,45岁),工期从发掘开始至发掘结束,墓穴发掘过程中负责将考古队员清理出来的封土,转运至墓地旁边的大坑中,自称无时间也无条件接触一、二号墓地。近年来未出门务工。 徐奉华(男,55岁),此前有媒体称其徐有良。据徐奉华介绍,他是最早一批在曹操高陵干活的民工,负责开吊车和搬运封土,见证了曹操墓透气的一幕。 徐国栋(男,45岁至50岁之间),村里人称, 徐国栋认识不了几个字,今年一直在北京打工,未见回来过。 徐守龙(男,59岁),考古发掘现场电工. 只有墓地上的电力出现故障时,他才去,根本接触不到一号墓和二号墓挖掘的现场。 多位参与发掘过程的村民表示。 徐常友(男,40岁),发掘后期接替徐守龙干电工,参与情况与徐守龙大致相同。 徐玉荣(女,48岁),仅参与了一号墓地表层土壤的清理工作,约半年左右。 徐新娥(女,46岁),仅仅参与一号墓的发掘工作一个月左右。 徐爱青(女,50岁),从发掘工作开始直至结束始终参与,据她自己介绍,在清理墓室中淤泥的时候,由于淤泥形成的硬土很坚实,几乎是用铲子一点点刮下来的。 徐奉彪(男,49岁),参与二号墓的挖掘10天左右,发掘尚未接近墓室已退出。 徐永青(男,44岁),徐永青告诉记者,他只参与了二号墓的发掘工作5天,尚未接近墓室就因工资太低退出。 徐芳书(男,52岁),仅参与了二号墓的发掘工作。据徐芳书介绍,发掘二号墓的墓道时,四周的土层出现了塌方的现象,他负责在墓道四周架设木架支撑墓道四壁。 自始至终我没进过墓室一步。 徐守平(男,55岁),常年给村周围的砖厂打工,临时参与过1天的发掘工作,近年来从未外出打工过。

村主任徐焕朝 闫沛东的 铁证 可能系伪造 让徐焕朝也感到纳闷的是,证词中唯一的错别字就是 渔阳村 的 阳 字。 我们这儿上小学的孩子都知道,渔洋村的洋应该是海洋的 洋 。 徐焕朝认为,一个连乡领导名字都能写对的普通村民,是不大可能将邻村的村名写错的。 西高穴村的村主任徐焕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不是2005年农历大年三十晚上墓地被盗,曹操高陵或许至今都还埋在西高穴村边的荒野地下。 记者把闫沛东发布的徐姓村民证词拿给徐焕朝看,徐焕朝端详许久后表示,这份证词存在诸多疑点。 参与挖掘的16名徐姓村民都识字不多,真要是他们中有人作证,不可能一个错别字都没有。 徐焕朝说,尽管字体看上去歪歪扭扭,但一看就是个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人写的,因为很多难写的字都能写对。徐焕朝觉得,作证的村民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可能故意冒用徐姓村民的名字写了证词。 但是, 证词中还使用了正确的标点符号,尤其是知道把 一号墓 和 二号墓 两个特定称谓加上标点,这就不像是普通村民所为。 一位慕名来看曹操墓的安阳市民说道。 让徐焕朝也感到纳闷的是,证词中唯一的错别字就是 渔阳村 的 阳 字。 我们这儿上小学的孩子都知道,渔洋村的洋应该是海洋的 洋 。 徐焕朝认为,一个连乡领导名字都能写对的普通村民,是不大可能将邻村的村名写错的。 针对这些疑点,徐焕朝认为闫沛东的证词是伪造的。 尽管我没有证据,但我认为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徐焕朝说。

曾是曹操墓位置判定的关键证据 鲁潜墓志碑为何被遗忘 12年过去了, 没见任何人前来寻找鲁潜墓 。徐玉超的妻子说,既然大家对鲁潜墓的真假争论不休,而写《曹操墓真相》的学者唐际根又认为鲁潜墓志碑是真实的,那就应该在曹操墓周边寻找鲁潜墓。 但文物部门似乎已忘了鲁潜墓志碑了 。 1998年在曹操墓附近发现的鲁潜墓志,向来被认为是曹操墓定性的 路标 和重要实物证据之一。而当年发现并上交鲁潜墓志碑的徐玉超9月5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却提出了有关曹操墓的新疑点。 徐玉超回忆,1998年的时候,他承包了村里的一个砖窑厂,在取土的时候偶然发现了鲁潜墓志碑。 碑埋在地下大约两米深的黄土里,青石材质,周围几百平方米再没有其他的任何古迹。 徐玉超说。 徐玉超保留的碑文拓片显示,文中有 (自己的墓在)故魏武帝陵西北角西行四十三歩 的字样。徐玉超介绍,发现鲁潜墓志碑以后,很多人前来收购,一名黑龙江籍的文物贩子甚至出价三万元。但权衡之后,全家人还是决定把碑上交给安阳市文物保护部门。 当时接收墓志碑的文物工作人员口头上许诺,一旦将来依据碑文找到曹操墓,将会安排我们夫妇当曹操墓博物馆或展览馆馆长,并给我们盖别墅等。 徐玉超的妻子介绍,文物工作人员的说辞让他们夫妇以为有关部门会马上寻找鲁潜墓,然后根据鲁潜墓来判定曹操墓的位置。但12年过去了, 没见任何人前来寻找鲁潜墓 。徐玉超的妻子说,既然大家对鲁潜墓的真假争论不休,而写《曹操墓真相》的学者唐际根又认为鲁潜墓志碑是真实的,那就应该在曹操墓周边寻找鲁潜墓。 但文物部门似乎已忘了鲁潜墓志碑了 。 针对徐玉超家人的质疑,曹操墓发掘考古队一位队员则称,尽管鲁潜墓志碑为曹操墓的定性提供了佐证,但发掘出来更多的文物之后,鲁潜墓志碑的证据作用已经弱化,仅是整个证据链条中的一环。

川硐区房价

高新房价

齐齐哈尔房价

相关阅读